房价是中产阶级的新焦虑

来源:衢州日报 2017-07-26 09:07

  今天中国大陆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只要有一套房,其家庭财产就有百万美元之巨,说家家都是符合美国标准的“百万富翁”,并不为过。

  但古今中外,房产在家产中的占比如此之高,罕有匹敌,所以这类中产阶级,十分让人困惑。几乎所有中产阶级都在随着房地产市场的变化,随时对自己进行重新估价。包括我这种只有一套房子未必说得上是中产阶级的人,也是如此。也就是说,中产阶级与房地产市场密切捆绑在一起,房地产市场看涨,则中产阶级财富暴涨。如果房地产市场看跌,那么中产阶级财富迅速缩水。

  对中国大陆中产阶级来说,现金收入固然是很重要的评判标准,但房产逐渐成了标注中产阶级身份的唯一准则。一个月薪2万元的公司中层干部,放在全球各地都算中产阶级了。

  但在中国大陆的一些城市,如果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能力交上购房首付款,那么他还得利用日常收入积累筹措,其2万元月薪的生活水准,甚至远不如他手下月收入只有数千元但家里有两三套房子的普通员工。

  即便缴纳了首付款,还完房贷之后口袋里剩下的钱,未必比普通员工多多少。这种倒错,至少会持续10年以上,且人数不在少数。房价是中产阶级的新焦虑。

  近十几年来,总的趋势是大步快速上涨,上涨间隙而没有及时买进,致人擂胸顿足的程度,远过于股票市场的涨跌。因为一波行情没有及时跟上,几乎相当于白干几年工作,一失足成千古恨。这个账人人都算得清楚。

  一个家庭只有一套房产固然难以变现,但有两套以上的,也多不愿意变现,除了过去有巨大的升值事实和未来继续升值的想象空间,没有更稳妥、收益更大的投资渠道也是原因。

  而且传统上,中国人对房产的拥有和处置向来谨慎,很多将之视为家业兴盛或衰败的重要标志,除非迫不得已,很少会将房产轻易上市交易,这是十几年来,房价能够维持只涨不跌的另一原因。

  房产甚至在为中产阶级提供社会保障,前述举例的月收入数千元的公司普通员工,他还有一到数笔房租收入,足以过上体面生活;如果遇上天灾人祸,房产也可迅速变现,而不必哀告无门。

  在中国大陆,对一个家庭来说,房产越多,它的居住功能越淡,越是划分社会阶层的尺度和投资手段,是家族兴盛与否的象征,并且承担着重要的社会保障功能;越往大城市,这些特征越明显。房产被附加的功能越来越多。

  不过房产的所有这些附加功能,均建立在最基本的居住功能之上,换言之,当房子租不出去或无人居住时,还不用等到金融系统出现问题波及房产市场,这些功能也就土崩瓦解了。对政府和城市中产阶级来说,房地产因之成为“大到不能倒”的行业。但10多年来,唱衰它的声音一直持续不断,“狼”并没有如愿而来。“狼”真的不会来吗?或者“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任大刚

[责任编辑:吴建邦]    

扫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