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传统建筑工匠回归乡村建设

来源:衢州日报 2017-12-06 10:19

  江山:传统建筑工匠回归乡村建设

  还原“浙派民居”的乡土味道

  记者 姜华斌 报道组 姜伟锋 通讯员 吴鹏 文/摄

  黄泥房、茅草屋、白墙黑瓦,散落于江山市贺村镇耕读村景区的别墅、游客接待中心等建筑,是清一色的传统建筑风格。

  “我们打造景区时,是希望它越土越好。”12月3日,贝林集团耕读农场工程部经理占寿富带着记者走进耕读村内一栋栋建筑内参观,一路上他边走边介绍:“为建造这些老式建筑,公司专门组建了一支掌握传统乡村建筑营造技术的施工队伍,还原乡村曾经的建筑风貌。”

耕读村的黄泥房外墙采用夯土技术制作,墙面有明显的夯土层痕迹。

  “浙派民居”兴起,传统建筑工匠重拾老技艺

  一个由数块木板拼接成的长条形木箱,搭配几支木槌,凭借这套器具,65岁的毛林泽和他的工友们,建造了耕读村里众多建筑的墙体。

  “我19岁起当学徒,跟着师傅夯土墙,做了3年改行当泥工,再也没有帮人夯过墙。”毛林泽说,随着人们收入的增加,农村房子的墙体材料越来越多地采用石块和砖头,夯土技术逐渐失传。3年前,耕读村景区开始动工,他应邀与几个老工匠根据回忆还原了夯土器具和技艺。

  耕读村内的土墙上,留有层层分明的夯土痕迹。占寿富说,这些土墙是由工人拎着工具爬上墙体逐层夯起来的,即使天气晴好,每天只能夯两层。尽管费时费力,但是能够较好地重现乡村的土色。

  老技艺有了用武之地,与“浙派民居”的兴起密切相关。近些年,浙江省对传统建筑予以了重视,提出建成一大批“浙派民居”建筑群落。不仅是耕读村在新建、改造还原传统建筑,我市不少乡镇为提升村镇建设品质,积极推进“浙派民居”落地。

  市整治办相关负责人介绍,我市各地在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中,一方面注重加强对古建筑的保护,另外一方面,将白墙灰瓦等传统建筑元素融入到集镇外立面改造等工程中,如柯城区七里乡新店村的坡地民居、江山市勤俭村等项目建设中,当地政府皆对农房风貌设计和建设实施管控,强化浙西特色塑造,促使“浙派民居”落地。

  兼顾观赏实用,技术创新让传统建筑新生

  怕水,是传统黄泥墙共有的缺陷。占寿富说,耕读村在建造黄泥房前,有过类似担忧,但最终还是决定采用夯土方式建造墙体。

  “附近地区的泥土没有粘性,不适合造墙,我们对拌料进行研究,解决了黄泥墙怕水、使用寿命短等问题。”占寿富指着一面墙体介绍,传统夯土墙的建造材料,仅有泥巴和砂料,施工队的老师傅们共同对材料进行研究,在传统材料里添加了水泥和石灰,增强了墙体的抗水性和耐久性。采用新材料造出来的夯土墙,其隔音、保温效果要好于砖墙,并且又坚固耐用,经得住风吹雨打。

  “传统建筑技术要获得持久的生命力,应当与人们的居住需求结合起来。”占寿富说,其实这两者可以有效结合起来,1993年起他赴日本从事建筑工作,在那里待了五六年,日本有不少木结构建筑,其保留传统建筑风格的同时,居住的舒适度也与现代房子无异。

耕读村的游客接待中心采用了传统建筑风格

  工匠后继乏人,传统建筑技术亟需新传承

  到乡村民宿住一晚黄泥房,重温乡土生活,这是许多人的休闲方式之一,但从目前来看,即使在偏远山村,也难觅得一栋新建的黄泥房。

  事实上,建造黄泥房很费功夫,成本也比现代建筑高。黄泥房的建造成本,要比同样大小的现代建筑高出1倍左右,主要成本就是人工成本。

  “夯土是体力活,一般年轻人不愿意学这行。”毛林泽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向他拜师学夯土技术,这不仅是因为夯土耗体力,更是因为农村造房子用到夯土工匠的并不多。

  江山市住建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乡土建筑市场的萎缩,建造、修缮乡土建筑的民间工匠早已纷纷改行,熟知乡土建筑的形制样式和特色工艺的工匠已经后继无人。同时,高校培养的相关专业人才极少,具备传统专业技能的木工泥工奇缺,严重制约传统村落乡土建筑保护工作的正常开展。

  对于传统建筑技术的传承,占寿富说,这需要引起社会的重视,这方面也可以学习与借鉴日本的一些做法,在日本有些地方每年会举行传统建筑工匠的“比武”,政府对古建筑的保护与修缮十分重视,每年都会由传统建筑工匠建造和修缮寺庙、宫殿等传统建筑,让古建筑和传统建筑技术得以较好的传承。

 
[责任编辑:吴建邦]    

扫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